まるで打ち上げ花火みたいだった、 あたし達のみ見ていた夢は、 黒い闇を覆いつくす光と音の洪水、目眩ましのお祭り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--年--月--日 (--) | 編集 |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願い
2014年05月11日 (日) | 編集 |
兩個多月沒有來除草了,每次想更新bo的時候都是在半夜……
因為只有在半夜或者淩晨醒來,又壓抑又難受的時候,能發洩的地方也只有這裡了吧。
不過天一亮就試圖讓這些負面情緒隨著暗夜退去,於是更新bo的慾望也隨之而去了。
有時候想著,現在這麽一天天渡日子,時間是在前進,但其實在原地踏步?
在踏過一輪又一輪的時光,目睹身邊的人分分離離,他們有失去也有收穫,唯獨我……只有不斷的失去,卻一無所獲。
有時候也試著激勵自己,再積極一點去爭取。
同時也忍不住嘲笑自己,你看……你再努力,結果已經擺在那裡了,
就像那反反復複做了二十多年的夢,每一次每一次都是那樣的結局,其實在夢中只感覺到迫不及待的解脫。
也許並不是那樣表面的意義,我不明白,只是每次醒來就更加空虛。
真正的孤獨無人可告,真正的不安只能自己忍受。
在幾年前從未料想到會獨自面對,那又能如何?除了無奈什麽都沒有了。
願這樣的日子能過去,等煙消雲散的那一天能笑看這些日子……衷心期望那一天能來臨。
20140511.jpg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This Silence Is Mine
2014年03月16日 (日) | 編集 |
一晃三個月沒有來除草了……
因為賣我翻牆賬號的老兄不甩我啊
現在找到了,又包起了年,窩又可以來除草了。
買了個賬號主要作用不就是來更新這基本荒廢的blog么?
我個人是不太崇尚星座之說,不過又一次倒是説准了。
我這樣的人,時常半途而廢,但是一旦認准了目標,比任何人都能堅持到最后。
現在還有誰像我這樣,付費翻牆來更新blog呢?(…………

最近的狀態嘛,還是那樣吧。
平日啃著要了老命的書,周末的時候就自我放送一下。
一轉眼半年又過去了一半,再一轉眼又要到決戰時刻了吧。
捫心自問有沒有把握通過,我這樣自卑的人怎麽可能有信心呢?
但是確實比剛入門的時候要懂了不少,
怎麽説呢?在這學習的過程中大多數時候都是痛苦枯燥的,
要比別人更加能忍受寂寞和壓力。
但是從此可以多一個思考的模式也挺好。
可是有時候還是忍不住心中一陣空虛
2013年這麽一去,心靈里寄托已經去的所剩無幾。
未來在哪裡還是前途未知,事實上我也自知這個年齡已經不應該是這樣的狀態了。
為了不讓自己背上沉重的包袱,那只能一路上有捨有棄地走過來。
但是丟落的那些使得心中更加空虛,
有時候晚上躺在床上就會忽然哭起來,
對誰都不能説,連我自己都不想承受的包袱,又有誰會來替你背負呢?

有時候看見路上走過的薩摩耶,想起傻狗,很想念撫摸它下巴時溫煖的觸感。
記憶里零星的碎片,曾經的和睦融融即使現在看起來也依然如此,
在我眼中都只不過是表象,為了維護各自利益而構筑起來的表象。
虛偽得使人發笑。
不過,為了我喜歡的親人,我應該可以繼續偽裝下去。
……忍耐,再忍耐。

寫在2013年的末尾
2013年12月29日 (日) | 編集 |
將近2個多月沒有寫過一篇日誌了,已經是一個月寫一篇也做不到的地步了,
之前如果拍了照片還有心情放上來,最近好像連那個心情也沒有了。
如果沒有發生阿力力失蹤的事情,我其實很想寫:
“2012年底雖然很難過,2013年也很艱辛,畢竟我都撐過來了。”
甚至在2013年下半年我也確實這樣鼓勵過自己“一切不算太糟糕,失去了人,還有可愛的狗狗陪著你。”
然後突如其來的災難連唯一的心靈寄托都沒有了。
以為不會有更糟糕的事情發生了,其實後面的事情更加糟糕。
被人誤解也好,到頭來不過是我一個人的一廂情願也好,反正也就那樣吧。
至少表面看起來我也偽裝得不錯,小學時就被老師誇獎有表揚天賦,用在這上面也不錯。
最近爹還誇獎我人際關係方面都處理的不錯。
那半夜里想起不再想要的回憶,想念那隻傻狗哭得眼睛都腫起來時誰又知道?
那些事只不過被強行封存在一個地方,不去觸摸,我可以偽裝得很開心。
其實我想哭啊,轉身就能掉下眼淚。
那再哭又有什麽用呢?失去的不會再回來,別人怎麽看我那是他們的事。
我做好自己的就行了,不寄望于人,也不虧欠于人。
2013年整個場噩夢,2014年再拼搏一把,明年在年限前要是自己開拓不了希望,
自尋了斷吧,真沒意思。

除廣告
2013年10月26日 (土) | 編集 |
20131004.jpg
其實也沒有什麽好更新的,我是來除廣告的。
拍攝塑料小人吧……沒錢買小人,也沒有空拍片。
來發洩吧,已經習慣在心中積壓憤怒了。
自從alex走丟后,心中就永遠鑿出了那麽一個洞口。
想對別人更好一點,最終也被拋棄
那對像人一樣的朋友好點,連這樣的資格也被剝奪了
那還有什麽好指望的呢?
不管多努力,想試著去相信人,想付出的愛能得到相應的回報
……到頭來都是一場空。
所以越喜歡的東西越要迴避之,不渴求就不會有失落

Equilibrium
2013年09月07日 (土) | 編集 |
離alex失蹤快要滿一週了,這個一週過得實在不太好。
前三天的狀態是一想起傻狗就忍不住哭出來。
做什麽事都想到它,甚至想為了遛狗散步新買的那個ipod也不想用,
還有為了方便遛狗而買的衣服和褲子,統統不想再看到。
當然晚飯后散步這項活動也終止了,短期內不想再盡力一邊循著散步的路經一邊尋找傻狗,眼淚奪眶而出的感覺。
而我這麽難過和悲傷,也只不過是我一個人而已。
首先,帶這隻狗回來的人不是我。
而最后照顧它的責任倒是落在了我的頭上。
每次想起那樣的口氣包含着”要不是看在你喜歡狗的份上,我們早就送人了。“
……什麽叫看在我的面子上?我同情一隻被你們毫無責任感地,想玩就帶回來的狗有錯嗎?
諷刺的是,因為我對它的感情付出得最多,所以我最難過,而你們可以什麽事都沒有發生似的繼續談笑風生。
雖然之前有過一段低潮期,但是前階段我似乎做的還不錯,也能正常應對,甚至自我感覺還不錯”我走出了陰影期,未來似乎也可以展望一下?“
……現在認識到其實什麽都沒有改變,我只不過是在自欺欺人。
什麽問題都沒有解決,我給自己畫上了美好的假象,每天催眠着自己“你瞧,你們家庭幸福美滿!歡聲笑語!”
粉飾的美好斑斑駁駁脫落下來后,就只剩下醜陋的真相。
你過得怎樣根本沒有人在乎!去年難過的時候,還有傻狗陪著我,因為失去了親密的朋友,感到寂寞而表現出的情緒被渲染成叫“嫉妒他人幸福”。
我可以摸著自己的良心説,從來,我也永遠不會嫉妒別人的幸福。畢竟是我自己作出的選擇,我會為自己的選擇負責。
他們只需要你迎合着扮演的那個角色,只有順從他們的意願扮演着的角色,你才是聽話的,懂事的人。
我他媽的懶得經營這種虛情假意!
所以為什麼還要繼續把笑容堆在自己的臉上?再怎樣掙扎,一切還是回到了原點上。
我失去了心靈寄托的伙伴,他們不痛不癢。
就這樣,我情願一個人像個瘋狂的,不懂事的人一樣活在自己的世界里。
你們的幸福美滿的虛像我不會想融入其中,但是我也不想再壓抑真正的心情。
期限在明年年底,如果不能做到自食其力,那就找個不太痛苦方法和這個世界告別算了。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